公司解散是恶意的征兆吗?

公司被解散是否对提交有效商标申请产生障碍?

知识产权与企业法院(IPEC)中的一项决定讨论了已解散的公司恶意申请商标注册和其是否具备提交有效商标申请的能力,以及到底谁会成为该商标申请的合法所有人等有意思的问题。

知识产权与企业法院(IPEC)中的一项决定(请参阅 https://www.bailii.org/ew/cases/EWHC/IPEC/2020/2069.html , 讨论了已解散的公司恶意申请商标注册和其是否具备提交有效商标申请的能力,以及到底谁会成为该商标申请的合法所有人等有意思的问题。不幸的是,有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

Fit Kitchen Limited (”FKL”) 在FIT KITCHEN商标下根据客户对营养物质的选择(包括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脂肪的比例)为客户提供餐点。 其于2016年8月8日提交了基于商标的形象徽标注册申请书,并于2016年11月4日成功注册。形象徽标副本如下:

Fit Kitchen (FKL) Logo

随后,Scratch Meals Limited (“SML”) 开始制作即食食品,并使用FIT KITCHEN商标将其产品销售至超市等地,其包装示例如下:

Fit Kitchen Scratch Meals Limited (“SML”) Logo

不出所料,FKL起诉SML商标侵权,SML反诉要求撤销其商标。本侵权案件是一起非常简单的案件,然而,反诉却比案件本身更加有意思 — SML认为对方恶意提交FIT KITCHEN注册申请。

FKL于2015年2月成立,并于2015年晚些时候开始营业。然而,FKL并未提交其2015-16年度的账目。虽然英国公司登记局向FKL发送了信函,但这些信函均未被及时查收,原因可能是英国公司登记局送错了地址。因此,该公司于2016年8月2日被解散。2017年5月30日,一项代表FKL的恢复登记的申请被提出,KFL于2017年12月11日恢复登记。重要的是,该公司在商标申请的提交日期处于被解散的状态,在获批之日仍然处于解散的状态。这些事实没有争议。

SML辩称并特别指出,由于该公司在提交申请和获批时已经解散,因此其注册构成恶意,应宣布为无效。

FKL所有者Lodhia先生辩称,直到2017年5月当他发现他的银行应用程序停止运行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公司已经被解散了。银行表示该账户已被英国公司登记局冻结。Lodhia先生立即与英国公司登记局联系以了解情况,并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题。他于2017年5月30日提出恢复公司注册的要求,并于2017年12月11日获得批准。

在解散期间,公司仍在营业,由公司或Lodhia先生作为独家贸易商使用的FIT KITCHEN商标和形象徽标也仍然继续使用。在Lodhia先生的律师的建议下,Lodhia先生和FKL先生于2018年10月4日分别授予对方自2016年8月2日 (公司解散的日期)起使用FIT KITCHEN名称和形象徽标的排他许可,该名称和和形象徽标是本次商标申请/注册的标的,和自2016年8月(商标申请的提交日期)起使用该商标的排他许可。该等许可还规定,由被许可人使用名称或策略所产生的商誉应归于许可方。

法官Justice Hacon接受了Lodhia先生的证词,认为他确实对自己的公司在商标申请的提交日期已经被解散不知情。评估的结果是,法官宣布该申请不属于恶意申请,因此有效。

SML又提出了新的辩护,即无论Lodhia先生是否知情,KFL在商标申请之日已经解散,解散的公司不能申请商标注册。由于商标的有效性必须在其提交之日进行评估,因此其申请及注册均无效。

FKL回应说,英国《商业公司法》关于恢复的效力指出:

行政恢复对注册的一般效力是:认为该公司一直存续,就好像它从未解散或注销。

最终结果是,FKL公司被视为一直存于登记中,尤其是在提交商标申请之日和后续的登记中。

MSL进一步辩称,当公司解散时,其资产被视为属于王室。在自提交申请至申请获批期间,其任何商标申请和商标注册都必须为王室所有,并且王室有权以其选择的任何方式处置该资产。FKL再次反驳道,恢复注册的效力是充分的,即包括商标注册。即使王室有权出售该注册资产,但它并没有这样做。因此,所有权利均被归还,商标应被视为已正确提交注册申请并属于FKL。

不幸的是,由于诉状中未包含该事项,因此法官无法对此事做出决定,并指出:

这些讨论很有意思,但与本案无关。如果SML对此提出抗辩,则可以且毫无疑问地进行更深入的探讨。本案到此为止,我不再赘述。

希望将来会更深入地考虑这个问题。

本侵权案件很简单,FKL根据《商标法》第10节第(2)条和第10节第(3)条提出侵权指控。第10节(2)条规定商标和商品必须相同或相似,并且有混淆可能性。在这些议题上KFL不会引起争议,FKL甚至遇到过好几个客户就SML生产的的产品与他们联系。

然而,第10节第(3)条规定“标志的使用不公平地利用了或损害了商标的独有特性或声誉”。因此,需提交较早商标的声誉情况说明,并且评估信誉的相关日期为首次使用后续商标的日期。当时FKL的营业额非常低,而在FKL试图证明自己的声誉时,在相关日期之前发送了7条Instagram帖子和一篇新闻文章。法官确实审查了该证据,但得出的结论是这些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声誉,因此第10节第(3)条规定的侵权行为不成立。

仿冒也很简单。法官认为,商誉、虚假陈述和损害这三个要素均已得到满足,尤其要指出,假冒案件中“商誉”的门槛明显低于第10节第(3)条案件中“声誉”的门槛。

综上所述,此案的侵权直接明了。有意思的是以已解散公司的名义提交申请是否构成恶意申请,该申请人提出申请是否必须对其公司已被解散的事知情,以及是否可以解散公司的名义提出有效的商标申请无论这是否构成恶意。前一个问题的答案是知情是必需的,但是由于后面的问题未被在法庭上提出,因此没有明确答案。法官的确对后面的问题表示同情,并且如果此事项已被依法提起诉讼,则会受理并对该等问题进行充分的讨论。听到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呢,但由于这不是一个常见的问题,因此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会出现相关案例。

 

我们的新闻文章仅为您提供一般信息参考。它们不应被视为供您查阅的特殊法律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