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上诉法院裁定人工智能(AI)不能列为专利申请发明者

塞勒博士(THALER)上诉总审计长(COMPTROLLER GENERAL) [2021] EWCA Civ 1374

英国上诉法院已经裁定了,英国知识产权局和高等法院关于指定人工智能系统(AI)为发明者的专利申请的下级裁决。虽然很明显,要承认人工智能系统(AI)为专利申请发明者,需要对现有的《专利法》进行立法修改,但上诉法院的法官们对如何处理将人工智能系统(AI)作为发明者的专利申请存在分歧。

英国上诉法院裁定人工智能(AI)不能列为专利申请发明者

背景介绍

塞勒博士(THALER)提交了两份英国专利申请,并随后提交了第7号表格,声明这两份申请的发明者都是人工智能系统(AI)达普士(DABUS)。 塞勒博士(THALER)还在表格7中表示,他"通过对创意机器达普士(DABUS)的所有权",已经获得了授予专利的权利。

英国知识产权局回应说,英国专利法第13(2)条未得到遵守。

第 13(2)条规定:

(2) 除非已经向专 利局提供了以下信息,否 则专利申请者应在规定的期限内向专利局提交一份声明-

(a) 确定申请人认为是发 明者是一个人或多个人 和

(b) 如果申请人不是唯一的发明者或申请人不是共同的发明者, 说明他或他们被授予专利权的来源;

如果他没有这样做,申请应被视为撤回。

塞勒博士(THALER)随后提交了一份修正的表格7,声明他认为没有人是发明者,因为该发明完全是由统一感知自动引导设备达普士(DABUS)构思的。英国知识产权局仍然认为第13(2)条没有得到遵守,因此将这些申请视为撤回。

英国知 识产权 局的裁定和高等法院的判决

英国知识产权局听证官将申请视为撤回的裁定是基于以下的原因:

  • 英国《专利法》要求发明者必须是个人(即使没有明确说明)。
  • 双方都认为达普士(DABUS)不是一个人,因此,达普士(DABUS)不能被认为是发明者
  • 此外,申请人塞勒博士(THALER)仍然无权凭借达普士(DABUS)的所有权而获得专利,因为尚未提供令人满意的法律规则,以获得该权利。

在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诉时,法官同意听证官的裁定,判决为:

  • 发明者必须是个人;
  • 塞勒博士(THALER)没有充分获得达普士(DABUS)授予专利的权利;以及
  • 听证官将该申请视为被拒绝是正确的(尽管提交了表格7)。

关于最后一点,塞勒博士(THALER)辩称,第13(2)条只提到了申请人认为谁是发明者的主观信念。这一要求通过提交表格7得到了满足。表格7表明,塞勒博士(THALER)相信达普士(DABUS)是发明者。然而,高等法院认为: "如果在授权前发现了一个缺陷,以致申请从表面上看是不好的,并且根据第7条无法证明其合理性,总审计长(COMPTROLLER GENERAL)将有理由拒绝继续进行申请"。因此,英国知识产权局将这些申请视为撤回是正确的。

法院

在向上诉法院提出的进一步上诉中,仍然存在着同样的三个主要问题:

  1. "非人"可以成为发明者吗?
  2. 塞勒博士(THALER)是否获得了被授予专利的权利?
  3. 塞勒博士(THALER)的表格7是否符合第13条的要求?

关于第一点,在彻底分析了专利法的历史(一直追溯到1623年)之后,三位法官都认为,根据英国专利法的各种条款,发明者必须是个人。

关于第二点,即使达普士(DABUS)被认为是发明者,所有法官都认为塞勒博士(THALER)不可能被认为获得了获得发明专利的权利。塞勒博士(THALER)辩称,通过类比苹果树的所有者(拥有苹果树的人也拥有该树上结出的苹果),他应该是达普士(DABUS)任何发明的所有者。然而,法官们认为,这项适用于有形财产的原则不能扩展到无形财产。

关于第三点,法官们有不同的看法。具体而言,上诉法院伯斯法官(Birss LJ)和上诉法院阿诺德法官(Arnold LJ)对英国知识产权局在提交表格7后应如何处理塞勒博士(THALER)的申请持相反意见。

上诉法院伯斯法官(Birss LJ)指出,英国知识产权局并不核查表格7中所含声明的准确性(例如,没有必要随表格7提供转让证明。一份证明转让已经发生的声明就足够了)。此外,上诉法院伯斯法官(Birss LJ)指出,只有拥有专利权的第三方才能对权利提出质疑,而英国知识产权局不能自行启动权利程序。

上诉法院伯斯法官(Birss LJ)认为塞勒博士(THALER)已经履行了他的法律义务,确定了他认为的发明者是谁,并说明了他是如何获得专利权的。因此,申请者所称的专利权对公众来说是明确的,任何拥有竞争权利的人都可以对专利申请的所有权提出质疑。他认为,考虑塞勒博士(THALER)所做声明的准确性是不相关的(因为这不属于英国知识产权局的职责范围内),因此,第13(2)条的要求已经得到了遵守,这些申请不应已被视为撤回。

相比之下,上诉法院阿诺德法官(Arnold LJ)认为塞勒博士(THALER)没有按照第13(2)(a)条的要求指出 "一个人或多个人"( 他指出了一个非人),因此,第13(2)条没有得到遵守。他认为,他是否真的认为是达普士(DABUS)发明的,这并不重要,因为对"哪个人是发明者 "这一问题的回答在法律上是不可能的。上诉法院阿诺德法官(Arnold LJ)承认,英国知识产权局无法确定在表格7上给出的答案是否准确。但在本案中,答案从表面上看,显然是错误的。

与此同时,上诉法院阿诺德法官(Arnold LJ)认为塞勒博士(THALER)没有确定其专利权的来源。而且作为一个法律问题,他给出的答案是不正确的。这可以在不调查声明准确性的情况下,根据其表面价值来确定。因此,上诉法院阿诺德法官(Arnold LJ)得出结论,表格7未令人满意地填写,第13(2)条未得到遵守,申请被正确地视为撤回。

因此,决定性的一票在于上诉法院伊丽莎白·莱恩法官(Elisabeth Laing LJ),她同意上诉法院阿诺德法官(Arnold LJ)的观点,即塞勒博士(THALER)没有指明一个可以成为发明者的" " ,塞勒博士(THALER)不可能从达普士(DABUS)获得任何专利权。

基于上述原因,上诉被驳回。

结论

尽管所有法官都同意《专利法》要求发明者必须是个人,因此人工智能系统不能被视为专利的发明者,但法官们对在专利申请中将人工智能系统命名为发明者的后果看法不同。

人工智能发明者的问题是一个热门话题,但要使人工智能系统被承认为发明者,似乎需要通过修改英国专利法的立法予以允许。

然而,与此同时,鉴于上诉法院中两位最有知识产权经验的法官在如何处理塞勒博士(THALER)的申请上存在分歧。我们很有兴趣看看这一案件是否会进一步上诉到最高法院。

 

我们的新闻文章仅为您提供一般信息参考。它们不应被视为供您查阅的特殊法律建议。